分類
視覺

香港之星一波中特:光塑造了萬物

我的作品總是與光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,特別是自然光。- Alexander Harding


Alexander Harding,1980年出生于馬薩諸塞州波士頓。Harding的作品一直以光作為主題,他巧妙地控制著自然光,用折射等方式捕捉到它存在的痕跡,把它當作一個自然發生的美的現象。有些時候,光似乎就在墻壁上跳舞,實際地存在著。

我的作品總是與光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,特別是自然光。

太陽,這個我們所處星系的中心,是我們星球上所有生命的源頭。它規定我們在一個特定的軌道上,它的波段為我們提供了生存的能量,讓我們茁壯成長。不管承認與否,我們都與太陽有著太多密切的聯系。太陽也影響著我們的感受,它的光芒讓我們有了視覺的感知,有時,也塑造了我們的情緒。但它的光芒又如此短暫而神秘,我們能感覺到它在皮膚和眼睛里留下的印記,但它的“無形”卻讓我們無法真正擁有它、留住它、保存它。

通過我的作品,我希望能探求到太陽的“有形存在”,以及它充滿質感和體量的特征,我試圖記錄下陽光在某一環境中的“旅行”,觀察它的“行為”和“變化”。我選擇攝影作為完成項目的方式,是因為照相機這個儀器本身就具有了一種特別的性質,它由光線控制,由視覺進行感知。

“攝影”這個詞匯,最為密切的翻譯應是“用光繪畫或是寫作”。我認為,我的照片在這種方式中,不僅是一個瞬間的視覺記錄,更是一幅用光創造的圖像,每一個場景在不同的光的環繞中都是獨一無二的,它們和周圍形成了有機的、短暫的聯系。正是這樣的情況,讓我無法復制這些場景和事件。我能做的,就是在一段時間內塑造太陽進入環境的狀態,讓光線自己撞進我的鏡頭。

我希望觀者能從我的作品中,獲得一種對光的驚嘆之感。我感謝太陽的饋贈,因為光的存在,使我們能夠看到萬物,并提醒我們,知覺本身就是一個禮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