肖像,是否能揭開面具看真容

就攝影而言,絕對意義上的“真”怕是永遠都無法企及的吧……目前的問題卻是修飾太多了,以致于離真越來越遠,它就像隱藏于迷霧山谷中的圣殿,雖然在傳說中存在,卻幾乎無人得見。

柔美之美 ——我的哈蘇經典肖像系列

我秉持著一種“實用主義”的肖像觀,在美的基礎上,以一種柔和、細膩的方式挖掘人特有的氣質。越是看起來簡單的,越是需要經過靜心的設計和反復的錘煉,用簡單的肖像,帶給人無盡的想象。

懷念樹的肖像“視界”

在我看來,肖像攝影真正捕捉的是一種細微的情緒,停留在眼神中、唇角邊、發絲上,是毫無掩飾的內心,是褪去一切演繹的空靈的狀態。

名人肖像的美好時代

從十九世紀末至第二次世界大戰前,以巴黎為中心的美好時代,使數百年來的時尚風潮達到燃點,此外科技工藝的迅速革新也令時尚攝影跨越了無法大量復制的障礙,巴黎雅顧工作室就誕生在這個絢爛華美的年代里。

猩猩的肖像

攝影師 Pawe? Bogumi? 長期以來堅持著自己獨具魅力的肖像拍攝項目:為我們人類生物學上的近枝——猩猩造像。

「氣韻」與「風姿」

好作品,真正的借鑒意義,大概在于,它們對我們始終是一種鼓勵和激發,促使有想法的攝影師去奮然創作——而不是供模仿或沿襲的樣本。